办事指南

公民身份的困境

点击量:   时间:2019-01-05 06:17:01

<p>作者:Gemma Cruz Araneta Gemma Cruz Araneta有一些波多黎各人在CEESTEM(Centro deEstudiosEconómicos和Sociales del Tercer Mundo)工作,在那里我是亚洲分部的研究员</p><p>当被问及公民身份时,其中一人说:“我是美国公民,但我不是美国人,我是波多黎各人</p><p>大豆Boricua</p><p>“波多黎各的前殖民地名称是Borinquen</p><p>我不是美国公民,也不是美国公民,我是菲律宾人,是我的回应,但曾几何时,在巴黎签署条约后,我们菲律宾人被认为是美国国民</p><p>在1898年巴黎条约将西班牙的最后三个殖民地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转让给美国后,公民身份问题成为美国的国家窘境</p><p>新获得的领土,特别是波多黎各和菲律宾的居民被认为是各自家园的公民,但同时,由于美国对这些领土拥有管辖权,他们不能再被归类为外国人或外国人</p><p>那么,波多黎各人和菲律宾人自动成为美国公民吗</p><p>美国最高法院处于困境之中,因为美国宪法第14修正案规定:“所有在美国出生或入籍并受其管辖的人都是美国公民</p><p>”但那是在美国</p><p> 1868年,1898年签署的“巴黎条约”对公民身份保持沉默;它表明美国国会将决定西班牙割让给美国的领土土着人的公民权利和政治地位</p><p>两年后,美国国会通过了“Foraker法案”,该法案在波多黎各建立了一个由“波多黎各公民”管理的文职政府</p><p>但是,这并没有使波多黎各公民成为美国公民,因此现有的含糊之处并未得到澄清</p><p>有一些涉及波多黎各人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被拒绝进入美国,导致令人困惑的“领土并入”理论使得1898年获得的领土“在外国意义上是美国国内”,换句话说,“非法人“居民仍被视为外国人的地区,取决于美国国会和最高法院如何界定和解释这些概念</p><p>显然,“民族”一词适用于波多黎各人和菲律宾人,因为它听起来比“主体”更民主,因此更具外交性</p><p>毋庸置疑,公民身份纠正是一种法律手段,可以掩盖根深蒂固的偏见,特别是种族歧视,反对美国人认为“不文明”和“无法自治”的本土人口</p><p>在巴黎条约谈判期间,每当讨论公民身份时,就会提出“不文明的土着部落”(只在菲律宾发现,他们说)</p><p>这并不令人惊讶,因为当时甚至印第安土着印第安人也不是美国公民</p><p>虽然他们出生在领土范围内,但美洲原住民被指定为“准主权”并被归类为“国内依赖国家”</p><p>仅在1924年,经过四分之一世纪,美国的原始居民才因此而授予公民身份</p><p>印度公民法</p><p>太讽刺了!当菲律宾独立于1946年恢复时,菲律宾人不再是国民,但没有获得美国公民身份;此外,对菲律宾移民实施了严厉的措施</p><p>相比之下,早在1917年,波多黎各人就获得了美国公民身份,但他们的国家仍然是美国的联合领土;许多波多黎各人因颠覆罪而被监禁,因为他们仍在为自己国家的独立而战</p><p> (来源:同上)([email protected])标签:公民身份,Gemma Cruz Araneta,波多黎各人,最高法院,巴黎条约,美国公民身份,